白露欺霜

【约策】长风万里0

嗯……第一次在lof发文请多担待。
崩人设

长城的夜晚总是那么寂静,远处偶尔传来一声声野狼的嚎叫。

“哥,我也想出去打猎。”百里玄策咬着长安密探送给他的糖葫芦,怯生生的扯着面前兄长的袖口。

“现在不行呢,外面太危险了。”兄长揉了揉玄策的大耳朵,温柔的拒绝了玄策的请求。

“可是……”

“好啦,阿策在这里陪哥哥不好吗?或者去替阿凯值夜?”

被哥哥拒绝的玄策郁闷的尾巴都垂了下去,一口吃掉剩下的糖葫芦:“那我还是去睡觉好了。”

“去吧,记得要漱口,不然小心牙疼。”守约摸了摸玄策眼角的刺青:“好梦。”

玄策噘了噘嘴,甩甩尾巴离开了,红色的眼睛却还望着刚刚传来狼嚎的方向:“明明我以前出去打猎都没事的……”

精力充沛的小狼崽又不甘心的转过头:“哥!你听啊!它们不是也在捕猎吗?!”

“阿策,晚安。”守约抖抖耳朵,语气温柔而又不容拒绝。

→→→→→→→→→→→→

长安密探的帐篷里不断传来细碎的声响,小狼崽与长着圆圆耳朵的密探商议着什么。

“明天咱们出去探险吧?!,长城实在太无聊了。”

“真的?!太好了!!每天都窝在这,飞镰都快发霉了!”玄策甩了甩尾巴,卷起的尘土呛得密探不断的喷嚏。

“百里玄策!你的尾巴不要乱动可以吗?!灰都被你扫起来了! ”

“那又怎么样?你能打过我吗?飞镰很兴奋,飞镰认为自己可以一挑五!”得意洋洋的小狼故意的用力甩了甩尾巴,忽略了李元芳拼命递过来的眼色。

“很兴奋?!还一挑五?!百里玄策,你是不是又想看看姐的高端操作了?”门外飞进来两把锋利的短剑,贴着李元芳与百里玄策的头顶插进地面。

李元芳忍耐着耳边传来的某狼特有的哀嚎,用飞轮挡在面前默默的躲开。

“大半夜不睡觉跑这来干什么?!百里玄策你是不是又皮痒了?”花木兰看着面前用尾巴遮住自己缩成一团的玄策,忍住了上去撸毛的冲动。

百里玄策耷拉着耳朵,发出一阵尖锐的鼻音。

“木兰姐?你还没休息吗?”百里守约掀开帐篷就看见老老实实待在一边的密探和抱着尾巴可怜兮兮的看着自己的玄策。

“哥……”百里玄策屁颠屁颠的跑向哥哥,扯住哥哥衣袖不断摇晃:“哥救我!队长要杀狼了!”

“哈哈哈哈哈!!!”旁边的花木兰瞬间破了功,再也绷不住脸上严肃的表情,连守约也无奈的摇了摇头,抚摸着玄策毛茸茸的脑袋。

“本来就是嘛,有什么好笑的……”玄策顺着守约抚摸的节奏一下一下的压着耳朵好让守约摸的更顺畅:“哥!玄策不要跟队长打!!她太暴力了!”

“嗯……某年某月某日,嚣狂之镰百里玄策说长城守卫军队长花木兰太暴力,我要把这件事记在小本本上!”

“你敢!!!”玄策呲着尖锐的狼牙,尾巴高高翘起悬在半空,毛都一根根竖了起来,被守约一下下的顺了回去,变成之前柔软的样子。

“反抗,就爆你的料!”

→→→→→→→→→→→→

“玄策这几天怎么蔫了?我看他自从元芳离开之后每天都自己缩在帐篷里谁也不见,守约,是不是你又说他了?”苏烈把巨大的破城锤扔在地上,守约觉得整个长城都抖了一下。

“怎么会?阿策连我都不见了呢。”守约叹了口气,俊秀的脸上写满了担忧:“阿策会不会出什么事啊……”

“你说会不会是最近是满月了,所以有些不舒服?”

守约一抖耳朵:“哎?还会这样吗?我完全不知道,可是我也是混血怎么没感觉啊?”

苏烈挠了挠头,语气有些吞吞吐吐:“会不会……会不会是玄策血脉更偏向魔种的原因,所以满月对他的影响更大一些?”

“会是这样吗?父亲完全没告诉过我,苏烈大叔知道应该怎么办吗?”

“嗯……这个……”苏烈在对于怎么照顾一个很可能被天象影响到的魔种混血上一片空白,毕竟没有哪本书会写这种内容:“我也……也不清楚啊,昨天铠拿了玄策的肉玄策都没理他,看样子你也许要带玄策去看看大夫……不过我不知道玄策应该去看人医还是……”

“谢谢苏烈大叔了。”守约十分认真的听苏烈说完并且鞠了一躬,“虽然我和阿策是混血,但是看医生的话是和人类一样的。”

“那就好啊,正好李白来消息说神医扁鹊最近路过长城,到时候我去找他给小玄策看看好了。”

“那怎么好?真是太感谢了!”守约兴奋的尾巴不断的上下摇晃,脸上的愁云也终于散开了许多。

→→→→→→→→→→

“阿策,起来吃饭了,有你最爱的牛肉粥哦。”
守约看着床上把自己裹成粽子的弟弟,十分无奈的叹了口气。

“阿策,你是哪里不舒服吗?有的话一定要告诉哥哥,不然哥哥会很担心的。”

玄策终于从一团被子中探出了头,耳朵垂得低低的,不知怎么回事,守约总觉得弟弟看起来十分奇怪。

“真的……真的可以告诉哥哥吗?”犹如最初被寻回时生怕被再次丢弃的那样,幼崽的语气里难得的带上了小心翼翼。

守约仿佛被人骤然握住了心脏,语气里充满着歉疚:“当然可以,哥哥一定会想办法治好你的。”

小狼崽像是做出了什么重大决定一般咬了咬牙,用尽了勇气掀开被子:“那,哥哥一定不许笑!”

守约看着玄策伸过来的光秃秃的尾巴终于想起了玄策哪里不对劲,最终还是没能做出不会笑的承诺——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阿策你的毛怎么没了?!对不起阿策不是我想笑我实在是憋不住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百——里——守——约——!!!!!!!!”

→→→→→→→→
扁鹊面无表情的看着忍不住欢快的摇尾巴的守约,又看了看旁边一脸怨怼的玄策,还有憋笑憋到脸抽筋的苏烈、铠和毫无形象捧腹大笑的花木兰,突然觉得李白那货真是善良。

→→→→→→→→→
李元芳的小本本

【听说百里玄策因为吃多了糖葫芦而掉光了毛,天哪,那我以后还要不要继续吃糖葫芦了?要是掉毛的话,收拾起来会不会很累啊?狄大人会不会扣工资啊?】

狄仁杰伸手揉了揉太阳穴,目光却凝固在边上那只打瞌睡的魔种混血的身上,随手在本子上写了一行字——

其实你吃再多都不会掉毛的,还有,我哪次真的扣你工资了?

评论(5)

热度(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