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露欺霜

【约策】长风万里1

亲情向
文笔渣
起名废
题文无关
自己写的刀哭着也要吞

篝火燃烧着发出噼里啪啦的声响,镰刃在火上炙烤的通红。

百里玄策卷起裤脚,露出小腿上狰狞的伤口。

真疼。

吹了吹手中通红的镰刀,干脆利落的挑出嵌在血肉里的子弹。

沾了血的刀刃发出“呲呲”的声响。

玄策将篝火熄灭,一瘸一拐的将洞口封死,确保不会有其他生物找到这里。

于是黑暗中只剩下玄策红色的眼睛微微发着光。

哥哥……

玄策蜷起膝盖,用力的按了按伤口来驱赶睡意。

真疼。

【不能睡。】
【我好不容易找到他。】
【不能睡……】
【不能……】
【死在这里……】
玄策知道,长城上那个人一定是哥哥。

没有为什么,就如同亲眼看见了他一样,是一种说不出的直觉

——可事实上玄策甚至都没能靠近那个身影。

——子弹的速度太快,快到玄策都来不及喊一句哥哥。

长城之畔,是故乡。

玄策想,

哥哥你看,我回来了呢。

可你为什么不要我……

百里玄策眨了下眼睛,自己什么时候学会要坚强?

是哥哥拍着自己后背说玄策乖

还是哥哥拉着自己许下永不分离的承诺?

都不是。

是马贼为自己套上的那只栓狗的项圈;

是被当成祭品时紧扣的铁锁;

也是戈壁中无数回的九死一生。

可是哥哥,我都没有哭呢。

玄策多乖啊。

可你为什么都不让玄策仔细看看你啊……

只要一眼,就一眼。

玄策就什么都不怕了。

你知道玄策远远的看见长城上的你时有多开心吗。

哥哥。

玄策想回家了。

你为什么都不来接玄策。

百里玄策闭上眼睛,似乎听见了兄长的呼唤

“玄策,长身体的年纪,不许挑食哦!”

黑暗的洞穴里,回荡着受伤的幼崽低低的啜泣。

仅此而已。

评论(2)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