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露欺霜

【约策】长风万里3

题文无关
亲情向
文笔渣

彼时玄策摇着尾巴站在自己面前,少年音脆生生的喊自己哥哥,守约不知道自己该用什么样的心情来迎接玄策,脸上的表情也一换再换,好不容易稳下来的心神却在玄策一瘸一拐的扑向自己的时候乱了套。

“唔……没事啦,是玄策自己不小心弄的,不疼,一点都不疼。”

手忙脚乱的去军医处拿了药,玄策却说什么也不肯让自己给他上药,一番争论过后还是苏烈大叔拿过了药包,仗着体型的优势把玄策按在地上抹了药,玄策有意无意的摇晃着尾巴挡住守约看向伤口的视线。

可他仍然看到了。

是枪伤。

守约第一次觉得自己的枪那么碍眼。

→→→→→→→→→
“哥!在吗?!”玄策蹲在浴桶里欢快的玩着水,尾巴毛因为沾了水,湿哒哒的一绺一绺的。

“哥!水凉了!”

守约填好柴,将热水倒在浴桶里,玄策躲不及,被烫的哇哇乱叫。

“嗷!!!哥你要大义灭亲啊!烫!”

守约手伸进去试了试,将水扬在玄策头顶上:“哪里烫了,我看正好啊。”

“就是烫!”

“好好好,烫。烫你也得接着洗,乖~”

“哼。”玄策沉进水里,耳朵一晃一晃的。

“你自己洗吧,我去烧水了。”守约关门的时候突然看见了玄策身上一道道狰狞的伤疤,有些已经被时间抚平,有些还在渗着血丝。

所以……水才会烫吗……

→→→→→→→→
玄策坐在床上让守约拿着木梳给他梳头,乖巧的样子与塞外的那个疯子判若两人。

守约捏住他不断抖动的耳朵,示意他别乱动。

“可是痒嘛。”玄策又抖了抖耳朵,耳环叮当作响。

“哪里痒我帮你揉揉。”

“左耳朵,耳环那里。”

守约伸出手揉捏着他的耳朵,不经意间触碰到耳环。

“你这耳环什么时候戴的……唉?你的耳朵怎么了?怎么豁了一块?”守约俯下身仔细看着玄策耳朵上一个豁口,鼻息吹动玄策耳朵的绒毛痒痒的,玄策又抖了抖耳朵。

“耳环……是为了栓锁链啊!因为把锁链拴在耳朵上的话就不容易逃跑嘛。可是后来被马贼扯掉了一个,然后就这样咯。”玄策转个身趴在床上,把尾巴递给守约:“哥哥,尾巴也要梳!”

守约看着玄策,半晌无言。

“玄策,我……”

“我知道哥哥要说什么,当年是我自己不听话跑掉的,不怪哥哥的,哥哥就不要想了嘛。”

守约伸手揉了揉玄策的头,玄策很配合的歪着脑袋给他摸,眯起眼睛很舒服的样子。

“哥哥晚上吃什么啊?”

“玄策想吃什么?”

“肉!我要吃肉!!”

守约眼睛弯弯的,好看的不像话。

“不行。”















是不是还没看够就结束了?











接着往下滑











→→→→→→→→
玄策竖着耳朵听着窗外的风声,红色的眼睛在黑暗中尤为明显。
狼族独特的夜视能力让他能看清黑暗中哥哥的一举一动。
于是乎守约睁开眼看见的就是两只圆圆的,血红色的眼睛。
守约一时没反应过来,想都没想就一拳闷了出去。
“嗷~~~~~!!!!!!!!!”



作为一个东北人,总抑制不住用东北话打字的欲望╮( •́ω•̀ )╭

评论(2)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