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露欺霜

【约策】长风万里4

题文无关
亲情向
文笔渣
依旧忍不住想飚东北话

→→→→→→→→→→

玄策百无聊赖趴在桌子上等着开饭,手支着脑袋晃来晃去的,垂在两侧的耳朵也跟着一颤一颤。

铠看着他明显比守约大不少的耳朵,终于还是没忍住伸手戳了戳,然后在玄策看过来的时候坐正身子假装什么都没发生。

比守约的耳朵要软。

作为一个流血不流泪的男人,铠这种喜欢毛绒绒的动物的爱好实在令人难以理解。

尤其是他们的耳朵和尾巴。

于是铠又伸手戳了戳,看着玄策的耳朵被压的塌下去又弹回来。

作为玄策的救命恩人,铠觉得玄策肯定不会像守约一样拿着狙击枪狙到他怀疑人生。

然而事实证明铠你还是太年轻。

“哥!!!!你快来!!!!!”

“怎么了玄策?”守约从厨房里走出来,温柔的摸了摸他的头。

“铠哥欺负我!!!他戳我耳朵!!!!!”

守约依旧揉着玄策的头,然后从背后掏出狙击枪看都不看就对着铠一顿砰砰砰。

守约吹了吹有些发烫的枪管,把枪扛在肩上回了厨房。

听说那天铠就没上过饭桌。

→→→→→→→→→

作为一头狼,玄策实在忍不了碗里一堆堆的青草。

于是小狼崽决定出去觅食。

然后撞上了一天没吃饭同样出来打猎的铠。

于是一场战争就显得那么顺其自然而又不可避免了。

沙漠里相对来说最充足的食物永远都是沙鼠,作为一头在沙漠里自力更生了许多年的狼,玄策自然有找到它们的办法。

玄策把飞镰背在背后,一只手撑着地面,另一只手悬在半空,用一种接近跪伏的姿态压低身形。尾巴悬在离地面不远的地方缓慢的扭动着保持平衡,耳朵则竖的高高的转来转去来确定声音的方位。

俨然是狼族捕食的姿态。

铠坐在玄策身后不远的地方闭目养神,在小狼崽扑出去的瞬间掷出短刀并且扯住玄策的尾巴把他拽了回来。

今天的狼嚎格外刺耳。木兰想,难不成是魔种又要来了?看来要打起精神才好。

玄策一边揉着尾巴根,一边气鼓鼓的看着铠手中烤的金灿灿的沙鼠。

想了想抖掉耳朵上的沙尘,转身走回了长城。

















是不是还没看够就结束了?














接着往下滑。









→→→→→→→→→→

守约是被玄策的抽气声弄醒的。

像是哭过后的哽咽。

于是瞬间清空了睡意,翻下床抱住了可怜巴巴的坐在地下望着自己的玄策。

“哥……我饿………”

“饿了?可是你刚刚不是说自己出去捕食了?”

玄策一听委屈的眼泪都要憋出来了:“可是……可是铠哥跟我抢!他还扯住我的尾巴不让我抓猎物!疼!饿!”

把头埋在哥哥颈窝,一副马上要哭出来的样子:“哥哥……玄策饿了,要吃肉!”

玄策耳朵上的绒毛擦在脖子上有些痒,守约拍了拍他的后背,起身扛起狙击枪:“在这里等会哥哥,哥哥马上就给你弄好吃的。”

听苏烈说那天晚上百里守约在长城上蹲了半宿,只要铠走进狙击范围就开始砰砰砰。

听说今天的长城也很核平。

评论(2)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