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露欺霜

【约策】长风万里10

亲情向
文笔渣


打了几局排位被气的不想打字的我。
你见过出一堆复活甲的守约妲己么
你见过把影子留在人堆的李白吗
你见过拆塔比安琪拉还慢的李元芳么
你感受过绝望吗。
没错这四个混蛋是我队友。

→→→→→→→

花木兰把扁鹊带过来的药放在桌子上,床上的人由百里守约换成了百里玄策。

“扁大夫说这药能平心静气,让我给玄策送来。”

“木兰姐,神医说过很多次不让你叫他扁大夫。”

“管他扁大夫圆大夫,我就叫,怎么样啊?”

百里守约一脸你赢了你有理的表情。

“木兰姐,我觉得………神医这药可能不会有用。”

“怎么?”

“玄策他……可能有问题。”

“?!!”花木兰不可置信的睁大眼睛,但惊讶也就只有一瞬。

“什么意思?”

“是这样,那天在长城上,我看到他的影子跟他的身形完全不符,倒更像是其他的生物的影子。”

“还有其他的吗?”

“有的,我记得玄策小时候和我一样,身上的毛都是白色的,可是……可是现在……狼应该没有红色毛发的吧?”

“世界之大无奇不有,百里,你也别太担心了,这样,姐最近要去长安一趟,到时候我给你仔细问问。”花木兰拍了拍守约肩膀,故作轻松的道。

守约垂下耳朵看着逆光站立的花木兰,又回过头看看躺在床上昏睡的玄策:“玄策什么时候才能清醒过来,阿铠的迷药也太厉害了。”

花木兰耸耸肩,“没办法,谁让你家小狼总想咬人。百里,你也休息会儿吧,晚上你还要去值夜呢,也别太辛苦,小百里有我照顾就行。”

守约想了想,最终还是没有逞强,起身回了帐篷。

他没看见玄策手指动了动。

“哥……别走……”

“不要……再……丢下我……”




→→→→→→→→→→
男人看着缩在角落里抽噎的小狼崽,面具下是遮掩不住的无奈。

自己亲眼所见他将人绞成碎肉,一转眼的功夫却在这里装可怜。

不过这并不是他将人留下的最大原因。

明明是一头白色的小狼,尾巴染的血迹却无论如何都清洗不掉。

倒是与魔化有几分相似。

可是并不一样。

兰陵王没搭理哭着哭着睡过去还不断喊着哥哥的幼崽,只是眺望着远方长城的方向若有所思。

“似乎捡到了不得了的东西呢。”

“长城?不过尔耳”

评论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