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露欺霜

【四大名捕】无题


冷血擦了擦剑,剑刃上映出追命趴在桌上酣睡的脸。

铁手示意陈日月拿件衣服给追命。

于是便只剩下其余二剑僮与刀僮白可儿切磋武艺。

铁手回过头对冷血道:“老三这样睡法,若是被大师兄看到……”

冷血手中剑光一闪,追命突然睁开了眼,睡意全无。

铁手一顿,望了望小楼。

遍地的纸钱像洒在他心里一般,一抽一抽的痛。

铁手苦涩的想:若是给大师兄发现又会怎样?不过是冷着脸训追命一顿,把他赶回屋子里,或者直接赏他三颗铁蒺藜。

可如今无论追命在这里睡多久,怎么睡,大师兄都不可能看到了。

无情死了。

那个号称“无腿行千里,千手不能防”的无情已经死了。

病死于这个他曾经最喜欢的春日里。

院子里无情幼时亲手种下的梨树也枯了。

干枯的枝条晃了晃,摇下一片新抽出的嫩芽来。

铁手伸手抚上梨树枯朽的枝干,猛然发现一不同之处。

一个机簧。

不知为何,铁手觉得一定要按下这个机簧。

于是他就这么做了。

天下皆知小楼机关密布,无一不是要人命的机巧。

可是铁手就这么义无反顾的按下去了。

——没有暗箭冷枪。
——只从树干里弹出一个盒子。

连重新睡意朦胧的追命都睁开了眼,紧盯着它。

——无情留下的盒子。
盒子上没有任何机关,铁手很轻易的就打开了它。

里面只有一封信。
一封很新的,字迹略有些颤抖的信。
铁手打开信纸,一字一句念得认真。

【我不知道这封信什么时候会被人发现,被什么人发现,不过我猜,也许会是游夏。】

无情很少叫他铁手,更多的是喊他“游夏”。
就比如无情喜欢叫追命“略商”。
无情声音很好听,尤其是喊他们名字的时候,更平白多出一份温柔来。

【不过我也觉得,如果小弃不小心砍断这棵树的话,也许是他先发现。】

冷血比无情还小,无情更喜欢称呼他“小弃”。
也许是终于有了一个比他小的师弟的缘故。

【又或许是四僮淘气时翻出来的。】

这时陈日月已取了衣服回来,与其他三僮并排站在一起。

【可我最终还是不知道是谁发现了它。】

【因为那时候我已经死了。】

这时候墨迹堆叠,铁手甚至可以想象出无情手扶着腹部皱眉忍痛的样子。

【略商最近总在外面找些稀奇古怪的药方回来,他可能不知道那些药难吃的要命。】

无情小时候很怕苦,总是要铁手陪着才肯乖乖把药喝的一滴不剩。
铁手总是能变戏法一般掏出各种蜜饯来抚平无情紧皱的眉头。
也只有那时候无情才像个孩子。

【说真的,略商根本不用如此劳心费力,虽然我不想承认,但我知道我已治不好了。】

铁手念到这里,深深吸了口气,追命便抢过信纸,接着读道:

【知道又如何,可我还是不想死。】

【若我死了,你们便多出许多麻烦事要处理。】

【世叔恐怕也不得安宁。】

【可我命数已尽。】

【我知道世叔头上白发因何而生,可我劝不住他。】


【我一开口,他便摸着我的头重重的叹气,我便不敢说了。】

字里出现一个多余的墨点,可能是无情咳嗽了一声。

【想不到吧,我无情也有不敢的事。】

【可我真的不敢告诉他,哪怕世叔早知道我已经无药可医,我也不敢说出来平添他的烦恼。】

墨迹在这里停了许久,信纸也被洇的通透。

【近几日总是一阵阵的眼前发黑,腹痛咳嗽也频繁许多,我便知道我活不几日了。】

【有些话我本想与你们当面说出来,可我发现我恐怕没这个力气说出这许多话。】

这里是个界限,后边的字墨迹明显新了些。

【想不到我一睡就是三天。】

【我突然有些预感,似乎觉得下次睡去,便再也不会醒来了。】

无情的预感一向很准,这次也不例外。

追命翻到最后一页,日期是无情过世前五天。

那五天里,无情一直昏迷不醒。

【所以我一定要把信写完。】

【可我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你们都比我大,又不像我不善于行,见得世面也多,而我却只能坐在燕窝里看些旧书。】

【可我还是要念叨一遍。】

【就当是我这个不称职的师兄留给你们最后的叮嘱。】

【你们三个,我最羡慕的便是略商。】

【他轻功出色,速度又快,想去哪里几日便到了。】

【可我出门还要四僮抬着。】

【有的时候我都觉得对不住他们。】

【他们跟着我,我却没什么可以教他们的,连武功剑法也都是小弃和游夏传授。】

【只怕今后也需要你们费心教导。】

【最好是能寻个安稳人家平安终老。】

【而不是小小年纪就经历许多血雨腥风。】

追命读到这里时,三剑一刀僮已痛哭失声。

【刚说到游夏,我也有几句叮嘱。】

【游夏性情温和敦厚,这不是坏事,不像我一样孤僻,可游夏你要记得,对外人不可不信也不可尽信,有些时候人比你想象的更加复杂。】

字到这里有些杂乱,有几个字被血痕盖住,追命只能猜测无情接下来想说的是什么。

【至于老三略商,这人油腔滑调的,向来只有他骗别人的时候。】

【不过,略商你身体不好,还是少喝些酒。】

【小弃年纪尚小,有些事还需你们两个看顾,也需要教他些人情事理。】

【还有记得叮嘱他不要每次打架都那么拼命,每次都属他伤的最重。】

冷血擦剑的动作停了许久,又开始继续擦剑。

【还有四僮。】

旁边哭的抱成一团的四个小孩子也探头过来。

【我原想多写几句,可我也实在没力气写下去。】

【你们几个要听话,最好是能被好心人家收养。】

【若不能,也要安心修炼武艺剑法,若遇到不懂的,可向你们师叔请教。】

【最好不要去打扰师公。】

【师公很忙,经常几日不得休息的。】

追命说了一句:“你自己不也经常不休息吗。”
翻了一页,接着道:

【我写不动了,腹痛的厉害,头也昏沉沉的。】

【树上机关我去年秋天便准备好了,原是想藏个礼物给四僮。】

【只是我还没来得及买礼物就病倒了。】

【前几日听略商念叨着城外桃林开了花,我便总想去看看。】

【只是我这残破身子不能见风,怕我以后都见不到那么美的景色了。】

无情便葬在桃林中。

【希望你们能替我多看几眼这天下。】

【只可惜他日兵临城下,我不能与你们再战江湖。】





【兄无情绝笔】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