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露欺霜

【四大名捕】回梦

有私设,人物略崩

铁手第一次见到无情的时候,他正坐在椅子上面无表情的盯着面前的一碗汤药。

那时候无情也还是小小的一团,缩在略大的椅子里面,看见铁手走过来,伸出细白的手端起药碗一饮而尽。

也是这时候铁手才知道他是不能走的。

铁手走到近前拦住无情的轮椅,从随身的包裹里翻出一支糖人递给他。

无情没有接,只是怔怔的望着铁手,半晌才道:“你怎么会在这?”

铁手道:“世叔让我来拜会无情师兄,你知道他在哪吗?”

“师兄?”

“是啊。你告诉我他在哪,我便每天都给你带好吃的来。”铁手把糖人在他眼前晃了晃,又直接塞到他手里。

铁手突然脊背一凉

——这孩子手里竟捏着三根蓄势待发的银针!
——可他居然毫无察觉!

铁手不禁想,若是方才自己表现出一丝一毫的恶意来,自己能否躲过这寒光一闪。

小孩收起银针,咬了一口糖人道:“我不知无情在哪里,但是你在神侯府里企图拐带人口可是证据确凿。”

铁手失笑:“那你怎么还敢吃我的东西。”
他没回答,只道:
“受人之托忠人之事,你跟我走。”

说罢小孩转动轮椅,向后方行去。

铁手看他行的艰难,忍不住替他推动轮椅。

神侯府不算太大,可也绝对不小,铁手推着小孩三转两转的也不曾看见人,终于还是问道:“你这是带我去哪?”

小孩也没回话,正巧面前来了个三四十岁的和蔼汉子,铁手一愣,行了个礼:“世叔。”

诸葛看了看铁手,又看了看轮椅上的小孩,微笑道:“你们怎么到这里来了?”

铁手刚想回话,小孩却抢先开了口:“世叔,你怎么收了个人口贩子当弟子啊!”

诸葛一听便知道怎么回事,也不理,只想着看个热闹,便问:“什么人口贩子?”

小孩伸手一指铁手:“他,拐骗小孩做得可顺手了,也不知是骗了多少孩子练出来的。”又指了指自己,把糖人递给诸葛:“我是人证,这是物证。”

诸葛抚着胡须,眼睛眯成一条缝:“那照你说,应该怎么办。”

“按大宋律例,拐带人口者罚没财产,脊杖五十,监禁三年。”

铁手听的一愣,忙道:“你这孩子忒不讲理,我只是看你吃药吃的难过,又想让你帮忙带个路,怎么就拐带人口了。”

他反问:“你跟孩子讲道理?”

铁手竟不知如何作答,毕竟人人都知小孩子不会说谎,更何况面前这孩子看起来还不满十岁。

铁手毕竟不是喜欢束手就擒之人,辩道:“你说我拐带人口,可从始至终都是你在指路吧?”

“你推着我的轮椅,你要去哪我怎么拦得住。”

“你!你搬弄是非颠倒黑白!如今我百口莫辩,要杀要剐随你们!”铁手着实气极,就地一坐:“想不到神侯府竟有这种人!”

“行了无情,你万一把人家气走,以后你都没有师弟了。”诸葛摸了摸无情的头,笑呵呵的离开了。

无情吐了吐舌头,趴在轮椅扶手上把糖人递到铁手面前:“你也别生气了,我逗你玩的,这糖人我只咬了一口,你别嫌弃好吗。”

铁手只顾愣神,半晌才道:“你是无情师兄?”

“是呀。”无情道:“你这人怎么呆傻傻的,小楼里只有我一个人住,我不是无情还有谁是。”

“我原以为你会是……”

“你以为我会是个二十多岁的大人吗?”无情弯起眼睛,一点都不像后来的那个无情:“自在门收徒向来以入门先后排序,我自小便跟着世叔了。”

“你是生病了吗?脸色很不好。”

无情呼吸一顿,低低应了一声:“嗯。”

又道:“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呢。”

“铁游夏。”

“游夏……很好听的名字。”

“谢谢。”铁手盯着他的眼睛看了一会儿,又问:“小师兄你叫什么名字?我只知你叫无情,还不知你姓名。”

“我姓盛,名崖余。”

“崖余?可有何典故?”

“无典,崖畔余生耳。”

评论(1)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