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露欺霜

【四大名捕】回梦2

人物略崩
有私设



转眼之间已经入秋,铁手许久不曾看见他的“大师兄”出门了。

无情的病又重了。

铁手也是后来才听世叔说起,无情尚在襁褓之时便被仇家灭了满门,他也被仇人挑断了双腿筋脉故而不能行走。

铁手握了握拳头:那群畜生。

无情最重的伤不在双腿,却是在肺腑之上。

痛的昏迷也是常事。

天知道铁手第一次见他咳血时有多紧张。

倒是无情反过来安慰他不要慌乱。

铁手端了汤药走向小楼,怀里揣了一包集市上买回来的蜜饯。

无情还未醒,只是铁手开门时带的风吹来,轻轻呢喃了一声。

那时候的铁手也不过十五,还不太懂得照顾人,只隐约知道要替他掖被角。

铁手把无情的手握在手心里,轻缓的将内力输给他。

无情的手很凉,无论冬夏都是这样。

他的身子也很凉。

甚至有时候,会给人一种他是一团雪的错觉。

铁手尚不十分浑厚的内力终于让无情紧皱的眉头舒缓了一些。

也终于睁开了眼睛。

“游夏?你何时来的?”

铁游夏把手绕过他肩膀,轻柔的把他扶起来,让他靠在自己肩上,另一只手拿过药碗递给他。

无情似很不习惯这样的姿势,只不过试了几次也没能撑起身子也就作罢。

“没有很久,刚来。”

无情接过碗,抽了抽鼻子:“这药也忒难喝,哪像是治病的。”

铁手笑了笑:“良药苦口嘛,先喝了它,我给你带了蜜饯来。”

无情捏着鼻子一饮而尽,又把铁手递过来的蜜饯塞进嘴里。

“还说不是人贩子,哄小孩的本事越发见长。”

“你这样说,是终于承认你是个孩子了?”

无情瞪了他一眼,咬着蜜饯没说话。

“我也就哄一哄大师兄的本事了,哪骗得其他人。”

“那你是说我很笨……哎呦!”无情咬蜜饯的动作一顿,嘴角渗出一丝鲜血来。

铁手顿时慌了手脚,扒开他捂住嘴的手指:“怎么了怎么了,要不要我去请世叔来看?!”

无情摇摇头,眯着眼睛缓了一会儿,道:“扎到舌头了。”

“蜜饯我已去了核儿,怎么还会扎到?是我太粗心没去净?”

“不是蜜饯。”无情眨了下眼睛,便从嘴里吐出一根针来。

“这是?”铁手大感稀奇,“这针何时被你吃进去的?”

“说你呆傻你不信。”无情又把银针放进嘴里:“是我防身用的暗器。”

“暗器?那你平时就放嘴里?说话不会碍事?”

“不会,就是那药苦的舌头都麻了才会扎到。”

想了想,又道:“听说世叔有意再收个弟子?”

“确有所闻,不过我只隐约知道他姓崔,至于要不要收徒,世叔还在考量。”

“姓崔?也不知道他今年多大。”

铁手又递给他一块新的蜜饯,道:“师兄你不担心小师弟品行,倒惦记他年岁?”

“能让世叔看中的人断然不是坏人,我有什么好担心的。”

“那你怎么一见我就说我是人贩子?”

无情瞥了他一眼,开口道:“原是世叔骗我,他说你是个小孩子来的。”

铁手愤然,“我本来也不大啊!”

“但是你比我大五岁!你都不知我有多烦恼。”

“我比你大就能照顾你了啊,师兄有什么好烦恼的。”

“你不懂。我原想能带着小师弟一起出去玩,谁知道你每天跟大石公一样爱念叨,这不许那不行的。”

“你身体弱,出门受了风寒怎么办,大石公也是为你好。”

“切。”无情支起身子,“你们这些大人做什么都有理。而且你不明白小孩子有多可爱!”

铁手暗笑,起身行了一礼:“是是是,大师兄英明睿智,师弟佩服。”

无情钻回被窝里,被子盖住头脸,声音闷闷的:“口是心非!不跟你说了!”

铁手见无情耍起小脾气,也就不好再说什么,只端了药碗出了门。

仔细将门掩好的时候,铁手听见屋里一声声压抑到极致的呻吟咳嗽。

他在门外站了许久,最终还是没有进去。

评论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