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露欺霜

【四大名捕】回梦3

有私设
人物略崩

铁手的脚步声惊飞了树枝上叽叽喳喳的麻雀。

铁手这才意识到,已是深冬了。

无情还在病着。

“原本也不是什么大病,只是今年更冷些,才反反复复的不好。”无情咬着干果,望了望窗外的雪:“也不知是不是快过年了。”

“还有半个月。”铁手拿了件毛绒绒的大氅把他裹起来,整个人看起来像只团在一起的猫:“师兄还想吃什么,我去给你买。”

无情缩了缩身子,一向苍白的脸被热乎乎的炉火蒸出一抹红润:“哪有那么馋。”转转眼睛,又说:“听说东街有家糖糕铺子。”

“总吃糖会蛀牙的。”铁手倒了杯热水递给他:“而且世叔说你胃口太弱,少吃甜食。”

“哪有总吃。”无情接过水,指了指桌上还没拿走的药碗:“喝药都喝饱了,哪还有胃口吃饭。再说我也吃的不少了。”

“你就半碗粥,一天连一碗米都吃不上。这么养病怎么会好,是厨娘的饭你不喜欢?”

“我天天被你们圈在屋子里能有多少消耗。”

铁手弯下腰,手臂穿过他腿弯,一用力把他从轮椅里抱回床上:“你也太瘦太轻了点,哪像是十岁的样,我十岁时起码比你重一半,还有,世叔可说了,你要是再不好好吃饭,就不让我给你买零食了。”

“你那是胖。”无情捏了捏铁手面颊,道:“你看你,一捏全是肉。”

“我这叫壮实。”铁手揉了揉脸,又抓起无情手腕与自己对比:“师兄你也太细弱。”

“这能比吗!”无情有些气恼,一把拍开铁手:“你那一身功夫都在手上!”

“那倒也是。”铁手挠挠头:“我跟世叔说过了,要给你加餐。”

“啊?!”

“你胃口小,一顿吃不下那么多,所以只能让你多吃几顿。”

无情顿时小脸一抽,像是被踩了尾巴的奶猫:“这又是哪里来的歪理,是不是你告诉世叔的?”

“是,也不是。”铁手笑了笑,看着马上要炸毛的师兄,接着道:“不过世叔答应了,要是你每次多吃点,过节的时候允许我带你出去玩。”

无情顿时眼睛一亮:“真的?!”

想了想又委钝下来:“少听他的,上次说带我出去散心,结果就是在神侯府里转了三圈。”

到最后还是铁手再三保证是去集市上玩,无情才肯乖乖加餐。

虽然确实是世叔说让铁手带着无情在神侯府里转,但是铁手总觉得这样欺骗小孩子不好。

(可是铁手一点都没意识到在心理上无情一点都不像比他小五岁的孩子。)

除夕那夜铁手推着裹得严严实实的无情在街上闲逛,连铁手都被街上那些花哨的小玩意儿迷了眼,更不要说几乎足不出户的无情。

于是就变成了一个大孩子带着一个小孩子在街市上疯玩的场面。

说玩也不对,无情显然是对那些新奇的小吃更感兴趣。每路过一家无情都要闻一闻味道:
“这家的面太酸。”

“嗯……我听世叔说他家的馄饨好吃,要不要尝尝去?”

“这家店的酥饼很脆,我们去看看吧。”

“那里的桂花糕闻着好香啊!”

铁手摸了摸肚皮,打了个饱嗝,这一路过来无情每家店都要尝一口,然而真的只是一口,剩下的几乎都进了铁手的肚子。

铁手顿时有一种带儿子的错觉。

“咦?”

铁手一听,就知道是他师兄又看上哪家的美食,刚想开口讨饶就发现他家师兄目光紧盯着一个人。

一个小贼,正将手伸向一个富家公子的玉佩。

他刚想迈步去警示那公子,就看见一抹细小的寒光飘了过去。

那小贼已抱着手哀嚎起来。

铁手心生警戒,不知是哪位高人暗器功夫如此高深,无情就扯了扯他的袖子:

“我们走吧,要是闹大了被人看见,我们会挨骂的。”

铁手弯下腰,在他耳边低声道:“师兄要小心些,附近有位暗器高手。”

无情眨了下眼睛,把手上的银针在铁手面前晃了晃。

“咦?师兄你哪里来的银针?”

无情示意他推了轮椅快走,偷偷道:“我内力不行,又不会武功,当然要学些本事自保。”

且不说二人逆着人群走的艰难,回到神侯府却又出了事。

无情旧病复发,痛的在床上直打滚,嘴角都被他咬出血来也不肯痛呼一声。

铁手几次试着给他输内力缓解也不当事。

无情痛不欲生的样吓得他手脚都麻了。

最后还是惊动了诸葛先生与大石公。

二人废了莫大的力气才让他病情略微稳定下来,虚弱的靠在铁手怀里喘着气。

“世叔……别恼,是……是我央师弟……带我去玩……”

诸葛先生原本气鼓鼓的,一看他满头冷汗的样又觉得一肚子气都撒不出来,只得一甩袖子摔门走了。

倒是大石公和颜悦色:“我知你不是贪玩,但是你也要注意身体,你世叔待你如己出,你若有三长两短,他岂不难过?”

“我只是觉得……师弟……每天都……陪我窝在神侯府,要是连……过年也闷在家……怪憋屈的。”

大石公替他擦了擦冷汗:“你呀你,说你什么好,你都不知道刚才铁手来找诸葛时吓得魂都飞了的样。”

一挥手点了他睡穴,无情便软软的倒了下去。

大石公又看了看铁手,笑道:“你也莫慌张,他这样也是常有的事,你若有心,就好好练习内功,这样就算我与诸葛不在,你不至于像今天这般手足无措。”

铁手看了看床上气若游丝的师兄,郑重的点头。

【以后若再有此事,我定不叫他如此痛苦。】

评论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