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露欺霜

【四大名捕】回梦4

人物略崩,有私设

原著追命什么时候出来的╮( •́ω•̀ )╭



转过了年关,铁手也都十六岁,到了能独当一面的年纪。

无情因着旧病复发又在床上躺了半个月,人恹恹的,说话也少了。

自从出正月被世叔外遣办案,铁手一直忙到三月末才回京复命。

这也是铁手第一次真正见到官场上江湖里的那些黑暗。

原本铁手只是从旁协助,只是主事者被人暗杀之后,一切便只能自己拿主意。

幸得神侯府内不断传来的自己接触不到的隐情与些零碎指点,铁手有幸完完整整的回到了神侯府。

不知怎的,铁手很急切的想要见到他的大师兄。

那个病弱的大师兄。

许是见证了无情的病痛让他生出些怜悯,又或许是大石公之言对他的触动,铁手对无情的事情分外上心。

铁手踏进小楼时已近酉时,他本以为小楼会漆黑一片。

却有盏灯还亮着。

无情书房的灯。

无情正捧着一份卷宗看的入神,纤细的身形在灯光里更像是随时会破碎一般。

“游夏?”

此时虽是初春,却偏又碰上了倒春寒,夜里霜深雾重,呼吸间能看见隐约的雾气来。

铁手拨了拨炉火,又攥住无情冻得冰凉的手:“师兄怎么还没睡,夜里这么冷,你病还没好。”

“左右我这是痼疾,怕是好不了了,就想着看看有没有能帮上忙的地方。”

又把卷宗展开递给铁手:“你看这里。”

铁手略略扫了一眼,便认出这是他刚破的那件案子。

“你发回来的卷轴中说,何知州死时,魏不二正与客栈老板争吵。”

“可是魏不二是个惯偷儿,几年来作案不少,通缉榜文也不少,纵然住店,也不会引起人注意,他如此大吵大闹给人一种刻意的感觉,像是生怕旁人不知他在这。”

“你因何知州死时他不在场认为魏不二嫌疑小倒也不妥,”

“据我所知,‘魏不二’原有两个兄弟叫‘魏有三’‘魏缺四’,几年前也曾是手脚不干净的。”

“我请世叔派人去魏氏兄弟家乡打听过,这不二有三缺四是一母同胞的孪生兄弟,相貌极似。”

“一年前魏氏兄弟中一人因偷盗曾被官府捉住,放出狱不几时便一命呜呼。”

“当时的县官便是何知州。”

“魏氏兄弟因是惯偷,几次申诉也被人认为无理取闹,最终二人痛哭离去。”

“据传魏氏兄弟便因悲伤过度又病死一人,仅剩之人自称魏不二,将有三缺四坟冢建在一处后销声匿迹。”

“可世叔说,前去调查的捕快只发现一具尸体。也就是说,有三缺四中有一人诈死。”

铁手恍然大悟:“师兄是说,这二人唱了一出戏?”

无情点了点头,神色颇有些严肃道:“虽然你最后还是抓到魏不二,可惜跑了他的兄弟。”

“是我大意。竟跑了帮凶。”

“你也不必自责,是我还没来得及把这缘故告诉你。世叔已下令去追了。”

“…………神侯府的信件都是师兄你……?”

“怎么,不许吗?”无情将书简放回案上,吸了口气:“你没来时,我也时常帮世叔整理卷宗。只不过后来病的厉害,世叔便不让我碰这些了。”

铁手也没说什么,只是脱下外套罩在无情身上,把他卷起来抱回床上。

“………游夏,你就欺负我比你小又不会走罢。”

“睡觉。”铁手难得的板起脸,扶着他双肩把他按倒:“让世叔知道你熬夜,非骂你不可。”

“你先告诉我,之前托你打听小师弟的事情,你可有消息?”

“一切等明天再说,现在你要休息。”铁手熄了灯,坐在无情床边。

无情一向浅眠,又时常发梦魇,经常半夜醒来呆坐到天明。

“你去睡吧,一路颠簸没好好休息,不必在这里耗着。”无情看着他黑暗中隐约的轮廓,“不然的话你睡我旁边。”

“那怎么好。”铁手皱了下眉,又道:“更何况师兄你戒心太重。”

他指的是年后无情生病,他守了无情一夜,却差点给被噩梦惊醒的无情一刀捅死的事。

无情吐了吐舌头,尴尬的笑笑:“我向来一个人睡,突然多了个人自然不习惯,况且要是你一觉醒来发现身边坐了个人,你会什么反应。”

又道:“要是你不去睡,那我也不睡。不如你把我敲晕算了。”

“好吧。”铁手自然不可能对师兄动手,又担心无情睡不踏实,只好去旁边柜子里又搬出一床被。

结果刚一打开柜门,就听身后无情大喊:“快蹲下!”

铁手来不及细想,虽然无情还是个小孩子,却也极少随便开玩笑,几乎是本能的双腿一弯,两道劲风从头顶呼啸而过,身后传来两声闷响。

铁手回过头,看见两支利箭插在地面。

“…………”

“世叔怕有人跑进小楼,安了许多机关。”无情揉揉鼻子,尴尬的开口。

“………那师兄,我现在能动了吗?”

“可以,不要碰柜子的门就好。”

铁手几乎是一步一步小心翼翼的挪回床边,把被子铺在外侧之后,又从被窝里翻出一架小弩。

“…………师兄我哪里惹到你了?”

“……”无情彻底没脸了,钻进被子里不出声。

铁手躺在他身旁,把他从被子里挖出来:“我跟你说笑的,睡觉的时候被子不要蒙住脸。”

无情没说话,呼吸逐渐轻缓起来。

铁手知道他是快睡了。

可惜了这么好的孩子。他想,为什么老天爷这么对待他呢。

无情睡相很乖,几乎是一动不动的,不像其他的孩子一睡着就张牙舞爪,而且也不用半夜醒来替他盖被子。

事实上无情腿不能动,就是想踹被子也做不到。

只是有时候会把手伸出来,第二天一早便是冰凉的。

铁手也不能帮他放回去,因为只要稍有动静无情便会惊醒。

只能藏在自己被窝,或者轻轻握着他的手给他取暖。

铁手的手很暖,就如同一个温暖的火炉。

他整个人也都散发着一股暖意。

所以无情才会与他敞开心扉。

明天给师兄弄点什么吃的好呢?

可是吃多了零食他又吃不下饭了。

不行不行,不吃饭身体怎么会好。

铁手叹了口气,又想:师兄有时候像个大人一样,可在吃饭喝药的问题上又像个难缠的小孩子。

像个孩子?为什么是像呢?他本来就是个小孩子啊!

铁手晃晃脑袋,把这些乱七八糟的想法赶出去。

睡觉睡觉,明天会是个晴天的。

评论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