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露欺霜

【四大名捕】回梦8

人物略崩,
有私设





追命在房间里发呆的时候,听见门外有轻微的车轮碾过的声音。

快步走到门口打开门,就看见了正打算敲门的无情。

无情收回手,道:“我不请自来,也不知有没有打扰到师弟休息。师弟不会不欢迎我吧?”

“怎么会。”追命让出一步,十分自然的走到他身后推动轮椅:“大师兄漏夜前来,有何见教?”

“岂敢。”无情纤长的睫毛抖了抖,苍白的脸被烛火映出一丝红润:“我之前言语有些激烈,请师弟莫怪。”

追命笑了笑,露出一口白牙:“我原以为什么大事值得师兄如此挂念,先前也是我唐突,还未来得及向师兄请罪。”

“你不生气就好。”无情仔细看了他一眼:“我听世叔说,你似乎身上有伤?”

“胎中带的老毛病,不妨事。”

无情皱了皱眉,低声道了句:“既有伤,还是要治的。”翻手递给他一张药方:“我问过世叔和哥舒前辈,这是他们两个研究出的药方,治你的伤颇有成效,只是药材不太好找,我行动不便,世叔也不经常放我出门,药方上圈出来的都是我托游夏和小弃去找的药,你只要把没圈的那些找到就好。”说到这,无情似乎有些疲倦般的轻轻吸了口气。

追命似有所感,猛的扣住他手腕,眉头越皱越紧。

无情看起来很不习惯这样为人牵制的感觉,轻轻把手腕抽了回来。

“师兄你……?”

无情垂下眼帘,低声说了句:“你都知道了……”

追命很难想象这个清秀的少年怎么会受这样重的伤,五脏六腑皆有损毁,且这些伤势都像是最少十年的样子。

十年……

十年前他不过是个三四岁的孩子吧!

到底什么人会对这样一个孩子下此毒手!

追命突然生出些悲悯,他替无情难过,替无情愤慨,替无情抱怨苍天不公,可是他一看见无情那双澄澈的眼睛,却又什么话都说不出来,哽在喉咙里发酸。

气氛这样凝固了许久,跳动的烛火都显得十分笨拙。

最后还是无情先开了口。

“师弟要没什么事的话,那我就不打扰你休息了。”

追命张了张嘴,最终还是什么都没说,只是看着他略微有些迟滞的转动轮椅转身离去。

评论(3)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