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露欺霜

【楚方】无题

楚留香×方思明
有私设
方莹=方思明
尝试压抑自己的逗逼属性

也不知谁起的头,说花魁方莹就应该是属于盗帅楚留香的,郎才女貌天生一对,连说书人已经开始草拟“楚香帅为赎花魁东奔西走”、“楚方二人私定终身将退隐江湖”的段子。

即使是胡铁花有模有样的用茶馆看客的语气调侃楚留香时,香帅也只是摇了摇扇子沉吟不语。


“香帅可是遇到了烦心事儿?”方莹伸出素白的手替楚留香理了理额前碎发,只是手背上一道浅疤颇为碍眼:“也不知香帅何时能为奴家赎身,奴家可期盼的很呢。”

楚留香望着她含笑的眼睛便知她是调侃:

“若莹姑娘想,楚某当倾尽一切。”

“香帅惯爱打趣的。”方莹却只是笑:“香帅自有要事,妾区区风尘,怎可让香帅挂心呢。”

当方莹温顺的躺在他身下任由他剥去衣裙时,楚留香才猛然想到:若那是她的心声呢?

“香帅真是的,这种时候也会出神,”方莹嗔怪的瞪了他一眼,眼中却有万种风情:“难不成……难不成还要妾身主动吗?羞煞个人了。”

楚留香有些尴尬,眼睛却忍不住往她手上的疤看。

方莹不会问他为何身受重伤落入她的院中,他也不会问那日的探梅踏雪为何多了几丝肃杀。

两人都默契的遗忘了那日所发生的一切。

直到去找万圣少主喝酒的少侠无意中的对话:“蓉蓉姐,你有没有什么好用的去疤的方法呀?”

“去疤?”苏蓉蓉打量了他一下:“你哪里受伤了吗?千万别自己偷偷处理了,万一留下病根就不好了。”

“嘿嘿,不是我啦,是思明兄,我看他左手背上多出一条疤不太好看嘛……嘿嘿……”

左手………


他醒来的时候,方莹正窝在他的怀里,似乎被什么噩梦困住,一下下的皱着眉头。

楚留香不停的抚着她的脊背,纤细的身形让人很难相信这是个男子。

楚留香叹了口气,那日一反常态的再三追问下才从小友口中撬出来关于方思明的信息,似乎并不是那么难以接受。

楚留香你完了。

忍不住揉了揉鼻子,将方莹就是方思明的事实从脑袋里赶出去。

虽然同为男子,可是也需要负责的……吧?


之后发生的事如此难以置信仿佛又顺理成章,万圣阁少阁主再如何费尽心力也无法阻止万圣阁大厦将倾的颓势,朱文圭自尽身亡,林清辉下落不明,笼罩了整个江湖的阴影顷刻间烟消云散,成了人们茶余饭后的谈资。

“听说了吗,万圣阁已经倒了!”

“你刚从哪个山沟里爬出来?这事早就人尽皆知了。”

“现在呀,最火的话题已经不是万圣阁了,是盗帅楚留香和金陵花魁方莹!听说呀,前些日子楚留香替花魁赎了身,现在正择吉日准备迎娶方莹过门呢!”

“假的吧?我怎么没听说?”

“你看看你看看,还不信。我跟你讲,这可是有人证实的,不信你去找梁妈妈,已经没有花魁方莹了,现在人家是楚香帅的结发之妻,美人配英雄啊。”


那现在到底什么样呢?
现在呀,“花魁方莹”正咬牙切齿的盯着面前摇扇子看热闹的楚留香,旁边坐着一个随时准备拉架的胡铁花,还有一个看着“方莹”满脸崇拜的小少侠。




↣↣
逗逼属性压抑失败

评论

热度(1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