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露欺霜

【楚方】

角色属于网易,ooc 属于我

私设有

短小一发完,略渣






楚留香看见方思明的时候,他正坐在一棵枯树下发呆。

雨并不是很大,却足以让爱干净的香帅撑起纸伞。

雨水落在伞面上的声音莫名的让人静下心,于是他才有心情去认真的打量他这位曾经的敌人。

他不知道这棵树有什么特别的意义,以至于让方思明伸出冷白的手指温柔的抚摸枯树蔓延出地表的根系,连带着他一向冷冽的目光也柔和起来。

他没有带着面具,这让楚留香能看清他的表情:不是怨愤,不是悲哀,而是一种连楚留香都看不懂的情绪。
似是缅怀,又似是绝望。


任谁都不能相信那个向来忠心的方思明会将利刃插进朱文圭的心脏。

朱文圭纵横江湖几十年,心机手段远超常人,连足智多谋的楚香帅也不曾想到万圣阁这棵古树下错综复杂的根系。

原本答应出手相助的世家大族突然倒戈相向,措手不及的五大门派称得上是死伤惨重,几乎搬空了云梦多年以来积累的药材。

也就是在这个风雨飘摇的时候,方思明将朱文圭的人头扔在了五大门派营寨的门前。

厚重的雨云顷刻间消失,速度快的让人以为中了云梦的引梦术。失去了失去了主心骨的万圣阁杀手几乎一夜之间消失。

同时消失不见的还有方思明。无数人叫嚣着铲除万圣阁余孽,几乎将整个武林都翻了过来,却连方思明的衣角都没见到。




所以楚留香万万没想到会在这里遇见他。

“三岁那年,义父带我种下了这棵树。”

若不是方思明正看着楚留香,他几乎以为自己听错了。

“如今连它也死了。”

他的声音依旧清冷,却不见了从前的那种狠厉。方思明抬起手,指尖划过干裂的树干,楚留香才看见隐藏在裂纹中的小字:

“愿康健”
“愿长年”
“庚辰日与吾儿”

楚留香原本想安慰他,可是任何话语说出来都显得苍白,只暗中用力握了握纸伞。

方思明站起身,那棵枯树骤然化成了一堆残枝。

“你………”

“早晚都会倒的。”方思明定定的站着,似是呢喃,又似是倾诉:“很快的……”

楚留香扔下伞,跑过去扶住突然软倒的方思明,顾不上袖口沾上的那些血迹。

“子不语。”方思明皱了皱眉,笑的有些凄凉:“我爹从来不让我碰,他总说我不够狠,没资格用它。”

“人心难测,你这样的人是不可能明白的。”

“我要去见我爹了。这个江湖……你还没真正体会过它的黑暗呢。”

“楚留香,活下去。”

怀里的人渐渐没了声息,楚留香想了想,让方思明与那棵树一同化作轻烟随风而去。

他拾起伞,江南的雨似乎又大了些。

评论

热度(40)